您好,欢迎光临怀化市国土资源局网站!今天是: 简体版 | 繁体版 | RSS订阅 | WAP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群导航 省厅主站 区县: 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新闻动态 > 本地新闻
怀化市全面深入推进“四跟四走”精准扶贫工作纪实
作者: 来源:怀化日报 点击数:更新时间:2016-12-29

 怀化“四跟四走”精准扶贫工作再次受到瞩目。

  国家软实力研究学者胡应南著作《创新之路——湖南省怀化市“四跟四走”精准扶贫的实践与探索》一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从“八亩山地做文章”,到“四跟四走”精准扶贫,怀化农村改革步履坚定,朝着“三权分置”阔步前进。

  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原副会长高放在《序言》中写道:“湖南省怀化市精准扶贫首先从制度上、体制上去寻找切入口,这样就牵住了‘牛鼻子’。

  完善体制和制度,精准扶贫的矛盾就迎刃而解了。这就是怀化市‘四跟四走’精准扶贫的意义所在……从湖南省怀化市‘四跟四走’精准扶贫的成功,我们对全面深化改革的成功,也就可以更加充满信心。”

  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彭国甫说:“精准扶贫不能单兵突进,必须运用系统思维、辩证思维,从农村生产方式、农民生活方式到农村治理体制、机制、方式、方法等方面进行一系列深刻变革。”

  五溪大地,广袤农村,呈现出令人欣喜的新变化。但农村贫困问题依然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这片令无数人魂牵梦绕的广阔天地,需要什么样的牵引力和助推力,才能和全国人民一道同步迈向全面小康?怀化以“四跟四走”贯彻精准扶贫思想,把扶贫生产方式方法推进到现代化建设的新阶段,让人看到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胜利曙光。

  “四跟四走”——有别于传统扶贫模式的新路子一提起靖州,人们第一印象就是杨梅。

  太阳坪乡诸葛村的梅农吴永衔,家里种植杨梅60亩,年产杨梅2万多公斤,但仅凭单打独斗,销路一直没有打开,而且杨梅储存不易,价格波动大,致富梦难圆。

  吴永衔的烦恼也是许多靖州梅农的烦恼。怎样把杨梅真正变成农民的“摇钱树”? 近年来,靖州引导杨梅深加工企业——湖南靖州湘百仕酒业公司参与精准扶贫。

  公司联合该县10个贫困村开发荒山,建立杨梅生产基地5070亩,按照企业出资、合作社组织、农户以土地和劳动力入股的运作模式,签订长期合作协议。协议明确基地产生收益后,企业、合作社、农户三方按30%、10%、60%的比例分成。协议还规定,当市场价低于每公斤4元时,企业按不低于4元的保底价进行收购。

  有了这一纸协议作保障,吴永衔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地种杨梅了。今年杨梅成熟后可比去年增收3万多元。湖南靖州湘百仕酒业公司负责人说,5070亩杨梅基地进入盛果期后,预计可年产杨梅鲜果2400余吨,814户农户可得纯收入680余万元,户平增收8000元以上。

  靖州扶贫办负责人说,吴永衔脱贫的成功实践,得益于“四跟四走”精准扶贫的有益探索。资金跟着贫困人口走,贫困人口跟着致富能手走,致富能手带着贫困人口跟着产业项目走,产业项目跟着市场走。怀化在“四跟四走”精准扶贫的引领下,走上了可持续脱贫致富之路,正在加快建成脱贫攻坚示范区。

  资金跟着贫困人口走。怀化在精准识贫的基础上,有效整合资金资源,解决“钱从哪儿来”的问题。建立健全了以政府投入为主导的多元投入机制、政府资源多元整合机制、多元治理的扶贫主体联动机制。发挥财政资金杠杆作用,每年撬动50亿元以上的社会资本、金融资本投入扶贫产业发展。

  贫困人口跟着致富能手走。怀化通过“双培双带”计划、“一人学一技”、致富能手认定等工作,储备了一批有致富能力、有带头愿望、有责任担当的党员致富能手队伍,他们带领贫困人口发展生产、勇闯市场。

  致富能手带着贫困人口跟着产业项目走。怀化坚持市场导向,因地制宜,按照“市场有需求,项目能盈利,贫困群众能受益”和“一村一品、一村一个产业示范基地”的要求,大力发展制种、茶叶、特色水果、工业原料林、油茶、生猪养殖、肉牛、烟叶、中药材、蔬菜等扶贫产业,逐步形成了沅陵茶叶、中方刺葡萄、靖州杨梅等13大扶贫重点产业,每个扶贫重点产业项目帮扶贫困人口1000人以上,人均增收1000元以上。

  产业项目跟着市场走。怀化通过消费市场引领,致富能手带领,贫困群众积极跟进,提高贫困群众进入市场的组织化程度,增强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

  以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为基础,以农村土地有序流转为依托,我市将农村土地资源优势转化为脱贫攻坚优势。

  先后出台了《怀化市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试点工作方案》《怀化市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意见》,全市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颁证工作全面展开,实行农村土地承包权与经营权分置并行,着力解决农村土地资源优化配置和高效利用的问题。

  在全市13个县市区都设立了县级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服务中心,其中,沅陵、麻阳、中方、会同等 9 个县市区还建立了以“一庭三室”为重点的调解仲裁机构。目前,全市共完成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302.21万亩,100亩至200亩流转大户309户,200亩以上的156户。全市注册家庭农场886家、农民专业合作社3770家,其中省级示范社44家;市级以上农头企业205家,其中省级以上农业龙头企业37家,国家级1家,9家龙头企业入围全省“百千万”工程。基本覆盖了我市种植业、养殖业、林业、中药材、农机服务业等20多个特色主导产业,惠及农村群众100余万人。

  以贫困乡村为基地,以旅游开发为手段,我市将生态优势转化为脱贫财富。

  溆浦县穿岩山森林公园雁鹅界古村落的农民贺方礼,一年前还得靠打工糊口。现在,他已经变身为一家农家客栈老板、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之一。

  溆浦县统溪河镇、横板桥镇不少村落,地处雪峰山脉,美景与贫瘠并存,农民致富无门。借助沪昆高铁开通的东风,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在全力开发雪峰山地区优质旅游资源过程中,创造性地提出农民以自家的古宅房屋、山林土地等资源入股,成为公司股东的“雪峰山扶贫模式”。156户农户变身“股东”。

  贺方礼以古宅折价15万元入股,获得公司提供的20万元无偿创业扶持金,办起一家容纳30余人住宿的“雁栖山庄”。2015年底开始运营,已接待游客4000多人,收入30万余元。

  我市探索实践出的“四跟四走”精准扶贫的全新方式,有效提升了扶贫成效。全市贫困人口由2013年的90.23万减少到2015年的54.43万,2016年全市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预计达到8000元,同比增长11%。

  市委、市政府先后制定出台了《关于全面深入推进“四跟四走”精准扶贫工作的意见》《怀化市“四跟四走”精准扶贫示范区创建方案》,把过去“四跟四走”精准扶贫的成功做法以文件形式固化下来,以“四跟四走”精准扶贫为支点,逐步推进农业生产方式、农民生活方式和农村社会治理体制机制、方式、方法的改革创新,确保全市到2016年度18.81万贫困人口脱贫,2019年整体脱贫摘帽,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四跟四走”精准扶贫的经验和做法,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和湖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肯定,《人民日报》、新华社、人民网、中央电视台等主要媒体作了宣传推介。

  简政放权——“四跟四走”精准扶贫的首要抓手

  “四跟四走”精准扶贫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统筹推进。突破口、切入点在哪里?

  要改革条块分割的管理体制,构建权责一致、条块协调、运作顺畅的管理体系,使乡镇摆脱“天大的责任、碗大的权力”的尴尬境地,才能真正解决老百姓办事难、办事贵、办事烦的问题,打通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怀化从完善制度、简政放权入手,引发农村生产方式的变革,让精准扶贫走上一条符合生态文化时代发展的新路。

  2014年,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有些群众反映,办一件事经常要跑到县城去办,走了很多冤枉路,办事成本很高。推进精准扶贫由于制度的缺陷,存在着“最后一公里”,犹如“咫尺天涯”,“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市委、市政府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在靖州太阳坪乡抓改革试点,把分散在县政府有关部门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计生服务、司法信访、财政惠农扶贫等8大类37项职能全部下放或委托给乡镇政府,老百姓在乡镇便民服务中心就可以“一站式”把事办成。

  不仅如此,怀化还在村一级设立便民服务点,构建了以乡镇便民服务中心为龙头、村级代办点为基础的农村便民服务网络。

  办事手续由繁变简,办事形式由暗变明,办事速度由慢变快,办事效率由低变高,村民办事“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赢得了群众的纷纷点赞。

  太阳坪乡新建村村民李应安说:“前两年我申请大病救助,从乡里到县城来回跑了好几趟,光车费、住宿费就花了400多元,现在一个小时就办好了,省钱省时又省心。”

  试点成功后,2014年10月,市委、市政府乘势而上,制定出台了《关于进一步简政放权强化乡镇便民服务功能的五项规定》,在全市所有乡镇全面复制和推广。2015年,把下放的职能又增加到51项,实现应放尽放。同时,进一步理顺县市区与乡镇体制机制,推进乡镇区划调整改革,撤并乡镇93个。

  市委副书记、市长赵应云说:“我们怀化虽然经济欠发达、财政欠发达,但我们对基层干部的关爱不能‘欠发达’。我们应该横下一条心,咬紧牙关,攻下这个保垒,为乡镇干部创造良好的工作生活条件。”全市加大投入,全力建好了乡镇“六小一中心”(小套房、小食堂、小浴室、小图书馆、小厕所、小运动场和便民服务中心),解决了12000多名乡镇干部住宿难、吃饭难、入厕难、洗澡难等实际问题。

  一系列保障措施的推进,真正把乡镇做实、做强、做活了,增强了乡镇党委政府在农村公共事务治理中的领导权、话语权,极大调动了广大干部为群众服务、推进精准扶贫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

  转变生产方式——“四跟四走”精准扶贫的内生动力

  “四跟四走”精准扶贫,关键是产业项目“跟着市场走”,让市场充分发挥决定性作用。

  推进小额信贷生产新方式。率先在麻阳开展“一授、二免、三优惠、一防控”扶贫小额信贷试点。2015年,全市对26.4万户贫困户进行信用评级,占建档立卡贫困户的99.38%。同时,建立银政企风险分担机制,解决银行“不敢贷、不肯贷”问题。2015年全市发放扶贫小额信贷4.45亿元,2016年1-11月,全市新增扶贫小额信贷投放8.6亿元。

  推进股份制合作生产新方式。引进农业龙头公司发展水果、茶叶、油茶等特色产业,将农民土地流转到公司,农民在公司或入股,或打工。同时农户将扶贫资金集中到特色产业基地并转为股份,收取固定回报,让贫困户共享产业发展成果。

  推进新型微型城镇化的生产新方式。把新型微型城镇化作为“四跟四走”

  精准扶贫重要推动力,以农村城镇产业园区建设为突破口,着力打造一批产业特色明显、综合实力较强的工业强镇、商贸重镇、文化古镇、旅游名镇、省级边界要镇,使之成为农业人口就地就近城镇化的重要载体。

  坚持生态移民与就地城镇化有机融合的生产新方式。按照搬得下、稳得住、融得进、能发展的要求,把“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的村整体搬迁至所属乡镇的集镇或工业园附近,共享集镇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鼓励农民把原来的承包土地作为参股经营的股份流转给农业龙头公司,通过公司返聘打工、股份分红实现持续受益,或到产业园区务工。2016年,在全市全面复制推广,完成易地扶贫搬迁23474人。同时,坚定不移走产城融合路子,把产业园区建成城镇新区。

  推进“互联网+”的生产新方式。在精准扶贫进程中,我市不仅算经济账,更算生态账,运用“互联网 + 扶贫”模式发展特色生态产业,使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相得益彰,做到脱贫与生态“两不误、双辉映”。溆浦县油洋乡址坊村贫困户舒更生通过本土电商——溆云轩,销售剁辣椒、菜油等原生态农产品,年收入达到4万多元,一举甩掉了“贫困帽”。

  建强支部——“四跟四走”精准扶贫的基础性工程

  在中方县中方镇陈家湾村,“八顾洋楼请支书”的故事传为美谈。

  吴建明是陈家湾村的一位成功的党员民营企业家,原在怀化城区经商,每年收入好几十万元。2014年在党支部的换届选举中,村全体党员诚恳希望他回村担任支书,带领乡亲们致富。

  开始,吴建明还心存犹豫,党员群众锲而不舍,先后八次邀请他回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吴建明被大家的诚意感动,决定回乡担任村党支部书记。

  在他的带领下,经过三年的奋斗,全村群众收入由2013年的8500元上升到1.2万元,村集体经济由负债100万元到盈利100万元。

  送钱送物,不如建个好支部。怀化按照“党性强、能力强、改革意识强、服务群众强”的要求,采取公推直选、两推一选、组织委派、公开选拔等方式选优配强村支部书记,把1172名致富能手培养成党员,把3519名党员培养成致富能手。2014年,村支两委换届中,1500名农村致富能手、民营企业家、农民经纪人、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回乡大中专毕业生、退伍军人、外功务工经商返乡人员被选为村支部书记。同时,对不胜任、不称职党支部书记进行调整。

  与此同时,坚持和强化村党支部在村级事务中的领导核心地位,把村党支部建成落实党的政策、带领农民致富、密切联系群众、维护农村稳定的坚强领导核心。

  麻阳谭家寨乡楠木桥村探索了由9个村党支部、276名党员参与的“连村联创、抱团攻坚”党建引领扶贫新模式,实现了抱团攻坚、人人脱贫、共同富裕。“连村联创”两年来,9个村人均增收3000元,贫困人口由6400人减少到2383人。今年10月16日,在北京召开的全国脱贫攻坚表彰大会上,该村党支部书记谭泽勇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奋进奖”,成为湖南省的唯一获奖者。

  进一步健全了以村党支部为领导机构,村民会议为决策机构,村民委员会为执行机构、村务监督委员会为监督机构的“四位一体”村级治理结构。加大村级组织运转经费的保障力度,全市村均运转保障经费,由2014年的6万元增加到2015年的7.4万元,2016年增加到8万元以上。2015年,给每个村新增1万元村级组织服务群众经费,2016年增加到2万元。

  发展村级集体经济,让村级组织站起来、走起来、跑起来。2015年,全市共消灭集体经济空白村611个,集体资产总额由2014年的15.3亿元提高到18.4亿元。

  综合配套改革一体化 ——“四跟四走”精准扶贫的制度保障

  推进“四跟四走”精准扶贫,需要社会体制机制相适应、相配套。我市从综合反腐、综合治理、综合服务等方面实施一系列配套改革措施,为“四跟四走”精准扶贫提供强有力的制度保障。

  推进综合反腐一体化改革,清除发生在老百姓身边的“雁过拔毛”式腐败。2016年,我市在全市193个乡镇全部设立纪检监察室,在全市2720个村全部设立村级纪检员,查处基层党员干部侵占惠农补贴、扶贫救济、低保医保、危房改造资金等“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

  麻阳,“互联网 + 监督”的模式,用科技利器向“雁过拔毛”式腐败宣战。

  前台搭建了民生监督平台,将基础设施建设、惠民补贴发放、城市和农村低保户的评定等34类民生项目、12大类、107项民生资金,分类逐项录入平台,实现民生“一项不漏”。后台设国家公职人员、村干部、车辆、房产等基础数据库,及时发现民生领域违纪违规问题线索。同时还设置正风肃纪平台,开通监督党员干部新渠道,开通“随手拍”,将党员干部诸如公车私用、公款吃喝等问题举报。

  推进农村综合治理一体化改革。“三级一体”警务模式改革,实现了侦破打击效能提升、动态驾驭社会治安能力提升、服务效能提升、规范执法水平提升、公安工作社会化程度提升,发案下降、民警压力下降、警务成本下降。2015年,怀化市公安机关民意调查排名全省第一。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民意调查全省排名由2014年上半年的第13位上升到2015年下半年的第2位、2016年上半年的第1位,在2016年下半年的全省民意调查中,怀化综合排名第一,13 个县市区有12个进入全省第一方阵。

  信访治理一体化改革,实现“人来人往”的信访向“网上来往”的信访转变。让老百姓足不出户就能反映问题,民情传递不再受时空限制,实现了信访治理一体化改革“数据多跑路、群众少跑腿”的目标。

  推进城乡综合服务一体化改革。市委、市政府在会同县试点,推进“互联网+民生服务”项目,在村一级设立民生服务站,向上对接政府和社会各项服务,向下承接村民各项需求,建设政府部门的“代理公司”、商业企业的“营销公司”、村支两委的“物业公司”,着力推进政务、商务、公益服务的社会化、市场化、信息化改革。

  鹤城区“党建e+综合服务平台”服务型党组织创建活动,开展“互联网+社会管理”、“互联网+微服务”新模式,搭建“线上线下”双向互动融合的服务平台,实现了群众“线上”点单,干部“线下”服务。

  从“穿着草鞋”长跑,到现在“穿上跑鞋”追逐梦想,一代代五溪儿女在追寻着一个致富梦、小康梦。几经探索,几多艰辛,怀化在脱贫攻坚中率先实践,趟出了一条具有借鉴性和启发性的发展之路。

  正如胡应南在书中所说:“怀化市‘四跟四走’精准扶贫新方式,具有社会管理学、政治经济学的深刻理论内涵,是贯彻五大发展理念,落实‘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具体行动,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了一个可以复制、推广的农村社会发展新模式。

  它崭新的社会意义是在生态文明时代,带来了中国农村全面深化改革的新的历史发展。”

      
上一篇        下一篇